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连衣裙
羽绒服
大衣
下装
阔腿裤

下装

当前位置:北京pk10开奖直播 > 下装 >

老两口乐享天伦之乐

编辑:卢本伟2019/05/11 21:18

  光荣牌是金字牌、榜样牌,烈属、军属和退役军人为国防事业和军队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、付出了巨大,为进一步宣传区为烈属、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悬挂光荣牌工作的重要意义和特殊价值,让广大悬挂光荣牌的家庭切实感受到全社会的,提升家庭荣誉感、自豪感、获得感,《宝安日报·新闻》与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合作推出宣传版面——“光荣之家”,将报道区烈属、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悬挂光荣牌相关事宜。

  曾权辉是玉塘街道长圳社区本地人。20岁时,他到湖南长沙舟桥部队服役;24年后,他又把儿子曾俊焙送入他曾经服役的湖南长沙舟桥部队,同一部队同一兵种,两人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父子兵”——他们既是父子,又是“战友”。各自的选择,同样的归宿,不一样的军旅生涯,却诠释着同样的情怀。

  1989年初,在家人的支持下,20岁的曾权辉应征入伍。到部队后,曾权辉不怕苦不怕累,凭着一副好身板,训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短短三年时间里,他入过伙房帮厨、当过新兵通讯员、开过车、执行过前线任务,他的履历里写满了精彩和光荣。1991年5月-6月,华东地区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,曾权辉被抽调到常德开展救灾工作。曾权辉告诉记者,虽然当时自己离退伍只有几个月时间,但还是毅然参与这次救灾。挖土、装袋、扛包、打桩、运输、救援,在高强度的工作中,他与队友咬牙,24小时没有停歇。

  曾权辉的儿子叫曾俊焙,在父亲的影响和的熏陶下,2013年仍在读大学的他暂停学业,响应国家号召入伍参军。“军队生活是一段非常宝贵的人生经历。”他说。2015年6月1日,从南京驶往重庆的客船“东方之星”在长江中游湖北监利水域发生翻沉。事件发生后,曾俊焙所在部队因有特殊救援设备,立刻被派往现场参与救援。

  退伍后,曾权辉被分配到原公明一工厂任厂长,2000年他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。他的儿子曾俊焙目前在长圳社区网格管理中心工作。

  “一块光荣牌,一生荣光闪。”曾权辉和儿子曾俊焙积极应征入伍,勇立军功,为国家尽一份力量。说起家中的两块“光荣牌”,父子俩脸上洋溢着喜悦,“即使退伍了,心仍然属于国家,时刻响应国家号召。”

  受老干部父亲的影响,陈达成从小就有一个“军人梦”。1978年3月1日,毕业两年的陈达成正值大好年华,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国防事业和军队建设中去,成为部队里的一名参核工程兵。

  “参核工程兵”是一个对大部分人来说很陌生的名词,其工种的特殊性,要求工程兵既要严格保密,又要冒着生命上山下地。1979年,陈达成和战友们在四川某山崖边完成勘探任务。行军过程中,陈达成喝过山沟里的水、睡过用植物搭的帐篷,常常24小时日夜地工作,与相伴。穿梭在不足60公分的山道间,遇到难以通行的道,他们有时用刀除草开,有时要。“咱是农村人,胆子也大一点儿。”陈达成带着玩笑的语气说,因为他曾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安装过百余个。这种超人的胆识和熟练的手艺,让他很快取得了战友的信任和班长的肯定。陈达成回忆艰苦军旅生涯中最有成就感的时刻,莫过于发现高纯度铀矿。选择这样有性的兵种,陈达成从来没有后。“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,只要国家需要我,我就上!”他说。

  

下装

  退伍后,陈达成去过供销社、种过果树、开过养殖场,谈及这段闪闪发光的红色回忆,他无怨无悔。他活跃于大小社区活动中,常常主动与安监、消防部门协管社区,继续为社区发展尽心尽力。他告诉记者,“脱下军装我还是兵,入伍争当好士兵,退伍争做好。”

  “家始终是军人深深的牵挂。”在公明街道为烈属、军属和退役军人等家庭颁发光荣牌仪式上,陈达成作为退役军人代表发言。他说,感谢党和的关心关怀,授予“光荣之家”的荣誉,在新岗位上将继续发挥军队优良作风,做到“不忘初心、牢记”。

  黄锦武1953年出生,虽已66岁高龄,依然一身“正气”,身板笔直坚挺,硬朗的眉宇之间流露着军人特有的刚毅。1973年年初,在家人的支持下,20岁的他在广东省普宁县武装部应征入伍,同年5月分配至东莞军区炮兵团汽车连,成为一名部队运输兵。1979年,他参加战役,荣立三等功。

  1977年,广东河源受灾,收成不好。黄锦武所在部队接到命令,运输粮食到河源赈灾。“从河源送到和平,一天跑一趟。运的是救命粮,一刻不敢耽误。”两个月后,执行完任务的黄锦武顺利回到部队。之后,他还先后奔赴河源、东莞、惠阳等地执行救援任务,“哪里需要,就往哪里跑。”

  1978年底,原本计划退伍的黄锦武接到“战报”,毅然决定到前线岁的黄锦武以一往无前的勇气奔赴战场。他坦言,自己上阵前也会害怕,“谁都是第一次,但心态很快就调整好了。”

  作为一名运输兵,黄锦武承担着军队炮弹运输任务。“炮弹就是生命,这在当时一点都不过分。”每一部车都得按装上各式炮弹,如榴弹炮、加农炮、火箭炮等。命令,哪个地方需要炮弹,就得立即把炮弹运到指定地点。在没有接到命令时,司机就要守着炮弹,一刻都不能离开,“我和那批炮弹‘睡’了20天。”回忆起战时生活,黄锦武感触良多。

  1982年,黄锦武到开创新生活。“这么多年,一直干着‘老本行’,把自己在部队练出来的一身本领都带到生产实践中了。”说起军旅生活对自身的影响,黄锦武说,脱下军装,军魂仍在,部队里的好作风、优品格,还要继续带到工作、生活中去。

  2013年,黄锦武到龄退休。如今,他的两个儿子都有了孩子,老两口乐享天伦之乐。“当前自己的生活还算过得去,但有时忆起战友,还是会不自觉地流下眼泪,同时又觉得欣慰,还被党和记挂着。”提到家里悬挂的光荣牌,黄锦武表示,自己心里很温暖,“一人当兵,全家光荣。感谢对优抚对象的关心,以后将鼓励后人继续参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