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连衣裙
羽绒服
大衣
下装
阔腿裤

下装

当前位置:北京pk10开奖直播 > 下装 >

扬帆千里:第一次布匿战争中的罗马与迦太基海锋

编辑:卢本伟2019/02/21 22:52

  尽管对家大业大的迦太基海军来说,这次战败的损失只占其舰队的三分之一不到。但他们却失去了罗马人在北非登陆的机会。第一次布匿战争也彻底从两强的西西里争夺战,转变为罗马对迦太基本土的。这是迦太基本土历史上首次大规模强敌入侵,也是罗马人在历史上的首次海外大规模持久作战。

  尽管从塔林敦到墨西拿的短距离航程还能应付,但罗马人还是很快吃到了没有海军的苦头。迦太基人用手里的舰队不断袭扰西西里各海岸,不仅维持了很多据点的驻军存在,也让一些原先支持罗马人的城邦又不得不倒戈。

  在这场决定海权归属的大战中,罗马人以沉没24艘战舰和阵亡10000人的代价,击沉了30艘迦太基战船,并俘虏了其他64艘。迦太基方面的人员损失,是罗马一边的3-4倍。

  不光如此,迦太基人开始于意大利西海岸,将战火烧到了罗马国的本土。对此无法的罗马人开始思考,如何从迦太基人手上把海权夺过来。否则,战争将在没完没了的状态下持续。迦太基的和海军,迟早会将需要大规模陆军的罗马拖垮。所以,罗马元老院就为发展海军而提供了专项资金。

  经过2个月的筹备,罗马国就实现了海军从无到有的转变。如此巨大的成就让他们信心十足,准备到海上去和迦太基人一决雌雄。

  技术问题解决后,罗马人的充沛的资源进行了大规模生产。在短短60天内,就成功的建造了100艘五列桨战舰和20艘较小的三列桨战舰。这个速度足以让对面的迦太基人汗颜。

  至于罗马人自己,只需要思考如何在之后的海战中发挥自己的步兵优势即可。当时的海战是无可避免要发生跳帮肉搏的。但大部分成熟的舰队,都会优先选择进行撞击作战。作为传统海上的迦太基人,自然是深谙此道。罗马人要弯道超车,只能想法设法的反其道而行。

  随着罗马和迦太基在西西里的战争进入白热化状态,双方的战场也不可避免的从陆地转到海上。对于尚未建立海军的罗马国而言,这无疑是一场看似很有难度的挑战。但他们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基础性海军建设。结果是以海军强大而骄傲的迦太基人,很轻易的轻易的被从海面。

  考虑到自己刚组建的海军还有很多不足,罗马人决心进一步强化舰队的跳帮肉搏战实力。所有船只开始在前方树立了一根木杆,木杆上用滑轮和绳索固定了一个可以转向的吊桥。这个吊桥的两侧还装着护栏,并在前端的下方装有一个大铁锥。这种被罗马人称为乌鸦座的登陆设备,可以牢牢钉住对方舰船,以便陆军士兵从桥上直接冲上敌船。而这也是过去的所有海军都没有遇到过的情况。

  

下装

  整个战场由此被分割为三个部分,每个分战场都打的异常激烈。遭到引诱的罗马第一、第二舰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,但仍用乌鸦吊桥成功击溃了返身纠缠的敌人。迦太基战舰可以在机动性上更胜一筹,甚至可以在战术上部署更多小。但在关键的执行力上,却不能最终干掉大部分罗马战舰。

  虽然意大利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,但城邦时代的罗马却不是一个港口城市。所以,一直到占据大半个意大利为止,他们都没有建立海军的想法。如今,战场换到了隔海相望的西西里,罗马人面对一个以海军强大而闻名的对手。这逼的罗马人必须从南方的大希腊区招募大量船只帮助运输。

  

下装

  初次下水的舰队,很快就得到的第一个任务:迦太基劫掠船和意大利海岸。由于已经居于数量上的绝对优势,这个任务被很轻松的完成了。随后,执政官西庇阿又命令舰队航向墨西拿海峡。他自己率领的17条战舰作为先头部队,走在全舰队的前面。但在半途中,倒霉的罗马执政官就在西西里北部利帕拉岛被20条迦太基战舰包围。无力抵抗的罗马旱鸭子们,没有等到援军就成为了迦太基海军的高级俘虏。

  米莱海战的失败,并没有让制海权立刻发生变化。迦太基人很快就在西西里北部的另一次海战中找回了场子,罗马人暂缓经略西西里的步伐。但罗马人已经在对抗中学会了迦太基海上袭扰战的方法。在所有人都关注西西里时,又接连攻打撒丁岛与科西嘉岛的迦太基殖民城市。

  在罗马人积极备战的同时,迦太基人也不可能闲着。他们乘船劫掠了西西里东北角的米莱地区,希望阻断岛上驻军和意大利本土的联系。当整装完毕的罗马人得知敌人的这一动向后,没有丝毫犹豫就选择出海。

  这次旗开得胜,让迦太基人对海战变得更加自信。当指挥官汉尼拔听说有罗马舰队正赶往西西里的时候,就极不谨慎的带着50艘战舰前去侦查,结果刚好撞上了队形严整的罗马战舰。因为迦太基人对自身海军技术的自信,他们经常会选择以更加松散的状态参加战斗。所以也容易被有准备的对手给彻底击败。

  这时候的迦太基人已经开始明白,对手的海军今非昔比。他们必须拿出当年和巅峰叙拉古作战时的充分准备,才有希望打破僵局。尤其是罗马人的国力和动员水平,比采用寡头制而依赖雇佣军的叙拉古来说是更为难缠的,作战计划也更为大胆激进。

  不久,腾出手的罗马第二舰队立刻掉头,杀向袭击第四舰队的迦太基右翼舰队。在这种两面夹击下,迦太基右翼舰队只能作鸟兽散,他们的全部优势也因此失去。最后,仅剩左翼舰队还在同第三舰队拼死搏杀。负责运输船的罗马战舰,则纷纷割断绳索,上前与迦太基人厮杀。对面虽然已经将分队团团包围,却因乌鸦吊桥而不敢进行大胆的撞击战术。当罗马的第一、第二和第四舰队全速赶来时,迦太基左翼也在夹击之下一败涂地。

  见势不妙的迦太基人,立刻让余下的战舰都调转方向。他们试图与对面拉开距离,并伺机进行围绕包围,准备从侧面和船尾进行。但他们接着发现,罗马战舰上的乌鸦吊桥是可以左右转向的。因此,任何侧面和船尾的尝试都很难躲开吊桥打击。就这样,毫无思想准备的迦太基人,在罗马新式武器打击下惨败。有近50艘战舰被摧毁或夺取,超过万人死伤及被俘,兵力只得后仓惶逃跑。

  公元前257年,时任执政官的雷古鲁斯,率舰队到西西里岛北岸的丁达里斯停泊。他发现迦太基的舰队毫无阵型的经过那里,就带着10艘舰船打先锋冲去。迦太基人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海上民族,他们并未被敌人的冲击击溃,而是调转船头包围了这10艘舰船。很快,除了执政官的旗舰逃出生天,另外9艘战舰均被击沉。但迦太基人的胜利也常短暂的。其他罗马战船这时正以密集阵型杀到,来不及重新部署的迦太基人就这样损失了8船,被俘了另外10艘。残军只能撤退到利帕拉岛暂避。

  与之相对,迦太基人的布置就传统许多。他们将四分之三的舰船呈一字排开,并不断向右侧靠海的部分延伸,剩余的舰船则被布置在左翼靠岸的。显然,迦太基指挥官是想用两翼包围的战术打败罗马舰队。

  迦太基一贯视自己的贸易网络为重要的经济支柱,必然让舰队增援那些地方。罗马人就主动撤出了在科西嘉的部队,但在撒丁岛的战斗中击溃了迦太基援军。已经日益成熟的罗马舰队,也在附近海域击败了重新整顿后的迦太基舰队。随后,罗马人再次强势返回西西里,包围了迦太基人重兵的利帕拉岛。

  战斗开始后,罗马的第一和第二舰队就全速冲击敌阵。由于迦太基舰队的中心部署比较薄弱,所以在之前已经接到命令要将罗马先头舰队引离。于是,罗马海军的先锋便很快穿过了迦太基中心阵线,也追着撤退的迦太基人脱离了背后的第三和第四舰队。

  然而,毫无航海经验的罗马人,在内部连最基本的造船业也不存在。好在天无绝人之,一艘迦太基人的搁浅战舰被他们发现。由于船体保存完好,就被罗马人拖回去作研究样本。罗马的工匠也可以通过对逆向研究,学习如何制作当时流行的五列桨战舰。加上元老院专门从大希腊区和叙拉古招募的希腊工匠指导,罗马人就建立了自己的造船产业。

  到公元前256年夏季结束时,罗马人已经建造完成了330艘战舰。他们由于此次作战行动的主要目标是登陆北非的迦太基本土,将战火烧到对手的核心区域。为此,国动员了足足14万人参加行动,并给每艘船都配备了300名水手和120名陆军士兵。他们将从西西里以北的前进出发,从岛屿东部的叙拉古控制海域绕过,再直扑突尼斯海峡对岸的迦太基城。

  同时,专业海军人才的培养也紧锣密鼓的展开。元老院还是从希腊人那里招募了经验丰富的海员,一些人以教官身份为国训练驱动战舰的划桨手。另外一些人则索性加入了初创的罗马海军。不仅包括能熟练操作风帆的水手,还有至关重要的舵手和船长。因为这些岗位都不是能在短时间里特训出来的。由于希腊人本身就是迦太基人的传统仇敌,所以对一边赚钱一边商业对手的行为非常热衷。

  公元前260年的米莱之战,就在103艘罗马战舰和130艘迦太基战舰之间打响。起初,迦太基人罗马旱鸭子,未保持队形就像罗马战舰冲去,双方的前锋很快就撞作一团。但这样的零散冲击非但没有撼动罗马舰队,反而让迦太基人自己的船被罗马人用乌鸦吊桥死死咬住。无法的迦太基舰船,随即遭到不断涌入的罗马士兵强攻。迦太基战船上的少量重步兵和轻装兵,都没法抵抗住成队的军团士兵。最先接敌的30艘迦太基舰全军覆没,其中还包括了指挥官汉尼拔所乘坐的一艘7列桨旗舰。

  眼看时机来临,迦太基右翼舰队指挥升起信号旗,告知所有分队开始自己的目标。原本还在撤退的中线舰队,便掉过头来与罗马先头部队混战在一起。至于迦太基右翼舰队自己,也立刻以直线阵型突击失去了掩护的罗马第四舰队。几乎在同时,迦太基左翼舰队开始袭击罗马人中心的运输船分队。

  在西西里南部的埃克诺穆海角,舰队将与另外一部分准备入侵北非的陆军汇合。所以,全部的舰船和人员都被分为了4个分队。由于动作声势浩大,迦太基人非常清楚罗马方面的计划。于是有一支多达350艘战舰的迦太基舰队,被调到了西西里岛西南的赫拉科里亚-米诺亚地区,随时准备阻击罗马的跨海登陆行动。当双方分别从两个方向贴着海岸航行时,也都彼此发现了蓄势待发的对手。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艾克诺姆角之战,就此爆发。

  在损失了大部分舰船后,胜利的罗马人安全抵达了西西里岛附近。虽然发现自己的执政官被俘,还是很快通知岛上的陆军指挥官杜以里亚斯来代为指挥。正是在这个阶段,陆军思维浓厚的罗马人,开始改进他们的海战装备。

  因为此次行动的辎重较多,罗马战舰在布阵上一反常态。两位执政官亲自带领第一、第二舰队在前,一起构成巨大的楔形排列,意图从中间击破迦太基人的阵线。在他们的后面,则是运输船的第三舰队。这个分队的船用绳子拖拽着再后面的运输船,全部排成了一条横线。在以上分队之后,还有担任预备队的第四舰队。